即停脑洞

Destination/终点

胜者为王。


即是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兵刃相见之时,也丝毫不见对方眼神中有一丝动摇。


『兑现你的诺言吧。带着不列颠,带着你的子民——』束着棕色麻花辫的青年在最后一次抵挡住银色细剑时,这么说道。口中最后吐出的几个音节,随着金属碰撞的声音而湮灭在潮热的空气中。


这便是二人作为亚瑟的终点。




小巷的酒馆依旧热闹,悠哉的背影和年轻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抛却了日里的琐碎事情,在夜幕的笼罩下显得弥足珍贵。


震动的琴弦在指尖下奏出温柔的旋律,年轻的人们口中叙唱着赞美的歌谣。


“他最后到底说了什么呀?”扎着羊角辫的女孩趴在桌子上,油灯芯上跳动的火焰映在眼中显得格外生动。


“奥利维亚,你已经问了三遍这个问题了!”吧台里的女人提高音量,对不远处桌前的女孩说到,手上仍是不停地擦拭着铜盘。


抱着琴的棕发青年却并不在意,手指随意地拨动着琴弦,说道:“老听一个故事总会觉得无聊的。”


不成调的旋律片段很快被揉进了木质酒杯碰撞的声音和男人们的谈笑声之中,女孩被母亲催促着去阁楼上休息,露出意犹未尽的表情然后转身离去。


青年的手依旧没有离开琴,越过弦的手指在琴箱面上随着摇曳的灯火敲击着。


他只是一个旅人,游走四方,讲述故事的旅人。人们听他讲述各种各样的故事,赫布底里的魔女与妖精,拔出石中剑的亚瑟们,还有不列颠的国王在成为王之前的故事。


只是他从来不讲起自己的故事,那样人们就永远不会知道那天被剑声湮没的那几个字。


但他最终还是回到了这片土地,回到了他旅途的终点。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