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停脑洞

Hypothesis/假设 (1)

平安夜的雪下得意外的大,原本安排好的商谈也因此只好改期。虽然猜到能在这种日子还选择工作的对方应该不会介意,但富豪还是选择了尊重这一决定。

或许是有什么别的理由吧。这么想着,金发的商人沾了沾手边高脚杯沿上残留的红酒。形状姣好的手指顺着痕迹把液体抹开,杯子发出空旷而奇妙的长音,和透过窗传进书房的乐器声融为一体。他想起来几个小时前在马车边发现的黑影,意识到自己好像做了一件有些麻烦的事情,随后又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敲门声响起,门外传来女仆的声音。

“老爷……”

“进来。”富豪取下单片镜,余光看见进屋的佣人手上抱着什么。“怎么了?”

“……他醒了,但是……”女仆的脸上显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您还是去看看吧。”


房间就在同一层的走廊拐角处,原本是闲置的客房,稍微收拾过后,在门口点上了灯。门是半掩着的,灯光透过缝隙落在走廊的地上。富豪推开门,刚走两步就感觉自己踢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低头一看,发现是个枕头。综合身后女仆的反应,富豪大概猜到刚才发生了什么——

房间倒是保持得十分整洁,没有被破坏过的痕迹,只有地上的枕头昭示着一丝暴力。床上的被子堆成一团,只打开一个小口,露出事主一头毛茸茸的棕发和一双戒备的眼睛。

富豪试图再靠近些,但立刻被对方举起的枕头打断了脚步。

“这是我家,是我吩咐下人把你带回来的。”一边思索着怎样才能让他放下戒心,一边试着用柔和的语气和对方沟通,富豪觉得有些莫名的心虚。“因为你倒在我的马车边上了。”

从被子里露出来的脑袋看上去没什么反应。

“……是我擅自带你回来的,如果你不想留下来,等天亮了我会让管家送你回去的。”说完意识到自己语气似乎太过生硬,刚想叹气,就看见床上那颗棕色的脑袋用力地摇了起来。大概是摇过头了有些晕,举着枕头的手也垂了下来,富豪这才发现他脸上不自然的红色。

这次的接近没有遭到反抗,富豪成功走到了床边。他伸手去摸小家伙的额头,而对方也只是愣了片刻便默认了他的触碰。贴上手心的额面传来湿热的触感,不出意料是发热,但是有些烫手的温度还是吓了富豪一跳。过长的刘海被富豪撩起之后露出一双薰衣草色的瞳孔,因为身体的高温蒙着水汽而失去了刚才的气势,半垂着眼睑仍旧紧紧盯着富豪。

“我该叫你什么?”

紫色眼睛的主人没有回话,只是挪开了目光,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佣兵。”

声音有些沙哑,还带着点闷,听起来像梦游时的呓语。

得到答复后,富豪继续说道:“我让安妮塔给你换件衣服。你在发烧,今晚得先降温,明天我会请医生来给你看病……”

被子随着说话的频率往下陷了陷,不再有什么动静,没两下就传出平缓的呼吸声。

“嗯……”裹在被子里的佣兵嘟囔着翻了个身,顺手抓住了刚打算收回去的富豪的袖口。

“……”看着被攥住的袖口,富豪难得地有些大脑空白,张着嘴愣了一会儿才回头把站在门口的女仆叫了进来。吩咐好更衣和照顾事宜之后,他才握着佣兵的手慢慢松开扒着袖口的手指,然后顺着走廊回了自己的房间。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