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停脑洞

Glow/发热

俗话说得好,新学期往往象征着旧恋情的结束和新恋情的开始。就比如说,这学期一开始,盗贼就能明显地感觉到从坐在自己后面的学生会长身上散发出恋爱的酸臭味。


第四节课结束,斯卡哈老师难得提早下课,铃刚响盗贼就拎着便当凑到了歌姬的座位上。


“好像是隔壁班的谁来着?名字我应该还有点印象。”盗贼一边咬着草莓牛奶的吸管,一边用手里的筷子去夹歌姬饭盒里的肉丸。


“是佣兵啦,B班的体育委员,我们体育课不是一起上的吗。”夹起一棵西兰花放进嘴里嚼了两下,歌姬突然想起什么,匆忙咽了下去接着说到。“好像他还是体育部部长,经常要和学生会打交道。怪不得……”


“停一下!只是猜想吧,再说了,你都是哪儿听来的这么多八卦?”倒不是说不相信歌姬的话,只不过一方是自己从幼儿园就在一个学校的富豪,以盗贼对他的了解,加上开学以来的反应,极有可能是真的。然而从感情上来说,她是不愿意相信这个性格和奸商相比有过之无不及的人,真的会去老老实实谈恋爱的。


盗贼叼着筷子陷入了沉思,一边从教室一侧传来推拉门的声音,回头就看见门口站着个十分面熟的身影。


顶着一头蓬松棕发的脑袋探进教室来,佣兵浅紫的眼睛扫了一圈,发现教室里为数不多的两个活人便开口问道:“歌姬!看到富豪了吗?”


“……我以为他下课就去找你了,没有吗?”歌姬故意露出有些吃惊的表情,引起了盗贼的不适。


一脸鄙夷地捏了捏歌姬挂着不自然表情的漂亮脸蛋,盗贼抬头朝门口回答:“那个大忙人一下课就拿着一叠不知道什么的表出去了,看样子是去学生会室了。你可以去碰碰运气?”


佣兵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发出嘶的抽气声,说道:“帮我大忙了盗贼,回头体育课替你做值日!”然后门也没关就走了。


“……”事情来得有点突然,盗贼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人就走了。“他认得我噢……”


这回轮到歌姬鄙视她:“那当然。好歹是体委,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一年了还对不上脸和名字的啊?”


“……长得还可以。”盗贼在终于对上脸和名字以后,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因而被歌姬用“不要靠近我,审美缺陷会传染”为借口绝交了5秒。




下午头两节就是体育课,在盗贼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午休已经快结束了。不过富豪在午休结束前就出现倒是出乎她的意料,而且本人脸上似乎还挂着自己丝毫没有察觉的微妙笑容……


又来了……这种恋爱的气息。回头瞥了一眼富豪,觉得自己的眼睛受到了闪光的伤害,盗贼决定不再作死回头看自己的发小,改而用小纸条跟对方交流。


『你和佣兵什么情况?』


纸条落在富豪桌面上发出嚓嚓的响声,不一会儿又落回盗贼手里。


『遵循流程的发展,目前进度良好哦。』


盗贼感到一阵恶寒,不自觉地抖了抖身子,随即把纸条揉成一团丢进了抽屉里。


托他的福,从上课铃一响起,盗贼的视线就没有从佣兵和富豪的身上挪开过,尤其是课间自由活动的时候。


“好啦,你再看眼睛里都要冒出光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看上佣兵了,那我可要吃醋了。”歌姬一边勾着手臂做拉伸,顺带回头看了看盯得正欢的盗贼。


金毛螺旋桨还丝毫没有自知,掐着下巴一脸神秘地回道:“可是仔细看看那两个人的互动确实有点可疑。”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从那两个人的身上挪开视线回头看着歌姬。


“诶?什么?”


差点暴露的歌姬心虚地转过身,抓过盗贼的手腕就走:“没什么,热身完了就跟我走吧,别管那些臭男生了。”


盗贼还想说些什么,话还没到嘴边就瞥到歌姬通红的耳朵,又吞回肚子里变成一声“噢”。


看样子这节体育课没机会八卦了。牵着小手默默移动的盗贼不知怎么心里浮出了这个想法。

评论

热度(1)